第一版:要闻总第8634期 >2020-08-01编印

老而弥坚 不坠青云志
——记东安籍抗美援朝老兵周祖光
刊发日期:2020-08-01 语音阅读:

□  蒋云鹏 黄华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

70年前,他作为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投身到血与火的抗美援朝战场;70年后,已经耄耋之年的老兵又在自己的家乡走上战疫前线,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发挥余热,不坠青云志。他就是90岁的东安籍老兵周祖光。

7月30日,在八一建军节前夕,笔者在东安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同志的带领下,慕名走访了在家乡务农的周老。

初生牛犊,从小立下青云志

1930年,周祖光出生于东安县紫溪市镇五里牌村,因为抗日战争,他的童年生活十分贫苦,心里从小埋下了一个懵懂的愿望:杀敌,保家卫国。1950年,美帝国主义将战火烧到鸭绿江畔,年轻的周祖光坐不住了,他要去实现自己的愿望,穿上军装,保家卫国。当年12月,部队第一次到五里牌村来做入伍动员,周祖光第一个响应号召,光荣地成为志愿军49团的一名革命战士。

本来他们团是要直接前往一线参加抗美援朝的,因上级考虑到49团刚成立不久,新兵居多战斗力不强,就把49团改为48团编入143师,进行为期几个月的新兵集训。周老告诉记者,“集训完后,我们的部队接到新任务,参与广州剿匪。”

经过一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周祖光所在的143师在韶关一举歼灭国民党残留部队300多人,顺利完成了剿匪任务。

1952年,湖北荆州突发洪水,143师听令从广州调往荆州参加修堤,周祖光他们一路跋山涉水、日夜兼程,在荆州一修便是半年。

跨过鸭绿江,甘洒热血卫祖国

刚修完荆州大坝,周祖光所在的部队就改编到40军,执行奔赴硝烟弥漫的抗美援朝战场作战命令,那年他仅仅19岁。

从未出过远门的周祖光虽然年纪小,但他深知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面对即将到来的血与火的锤炼,他并没有感觉不安,他就像一颗融入时代洪流的沙粒,经历了跌宕起伏、生死沉沦的洗礼。

周老清楚地记得,那时为躲避敌机轰炸,部队白天都躲在山洞里休息,夜里行军,走路时还不准发出丝毫光亮。当时部队物质匮乏,艰难的行军中,又不能生火做饭,只好用水和干面和好充饥,有时还没有足够的饮用水保障。当时连队的机枪副射手身体不好,周祖光就帮他扛起了机枪,平均每天要走上百里路,就这样一走就是大半个月,到达三八线前时,他的鞋子被自己的血染成了红色。

进入朝鲜后,周祖光被安排负责看守战备物资。当时美国的空军力量很强,接二连三地发起轰炸,看守后勤仓库的任务很重,他们白天把军后勤仓库伪装起来,到了晚上才敢打着手电筒偷偷照明,为战友补充物资。

“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前线战事猛烈,急需增援。”周老回忆道,“我当时只有一个心思,就是上战场打敌人。”随后他就申请加入新编成的战斗队,去了一线阵地,这也是抗美援朝最后一场最久的战役。

令周老印象深刻的一个清晨,那次经过美军头一天的狂轰滥炸后,第二天的小山村里的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周祖光和一名四川藉战友们上山观察地形,没多久美军轰炸机就迎面袭来,投下数枚炸弹,一发炸弹不偏不倚落在他背后,身手敏捷的周祖光一闪身,转身将战友推向旁边的坑内,幸好他们反应快,要不然就永远留在那片土地上了。

“刚上战场,心里还是有点慌,但经过一次战斗后就不怕了,心里只想着打仗,打胜仗。”当时战争异常激烈,伤员不断被转运下来,缺手、缺脚的伤员随处可见,有的伤员甚至肠子都裸露在外……看到战友们的惨状,更加燃烧了志愿军满腔怒火。当时周祖光心中发誓,不把美帝打败,护卫我们的国界线安全,绝不回国。凭着英勇的志愿军前赴后继,打得美军惊慌失措,丢盔弃甲,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松晚翠方深,一生脱不掉的军魂

1953年7月,周祖光随部队撤回中国。1954年部队又辗转到大连,从苏联手中接过大连的管理权,他其间担任过无线电报话员、代理排长等职务。

1956年,周祖光光荣退伍,他几经辗转,没有给政府提要求添麻烦,默默地回到家乡务农,勤勤恳恳一辈子,深藏功与名,留在他身边的仅有两枚锈迹斑斑的“和平万岁”抗美援朝纪念章,记录着他曾经历过的枪林弹雨和硝烟战火。

周祖光常和别人说:“比起牺牲的战友,我已经过得很好了。”他从不在人前炫耀他是抗美援朝的英雄,也不向当地政府提出要求,不图功名利禄,保持着军人的高风亮节,艰苦朴素,忠厚低调,做事做人公道,深受乡人的尊敬和爱戴。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周祖光主动当起了村里的防疫“巡视员”,疫情防控检查站的“检视员”,他视防疫为没有硝烟的战场,戴上口罩,挨家挨户上门宣传疫情防控工作,将家里的防疫物资免费发给村民。

“保家卫国是军人的责任和义务,我是一名老兵,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必须上。”周老说道。

周祖光的家人告诉记者,今年是周老90大寿之年。家里早早商定给他做90岁生日宴,可正当全家上下忙着准备寿宴时,县委发布了疫情防控令。得知消息后,周祖光毫不犹豫地取消了自己的寿宴,亲戚对此很不理解,他却坚决地表示,过寿事小,疫情防控事大,在这个关键时候,绝不能给国家添乱。在周祖光的感召下,村里的喜事也纷纷为疫情防控工作“让步”。

脱下军装,脱不掉的是军魂;放下钢枪,放不下的是初心。老兵周祖光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退役军人的初心和使命。

父子两代兵,马革裹尸终不悔

“这是我二儿子周克林的军功章。”周老那颤颤巍巍地手从木箱底部拿出一枚二等功奖章和儿子周克林的照片,眼眶里盈满了泪水,他用布满皱纹的手轻轻地擦拭着儿子的照片,一遍又一遍,然后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

出生入死过的人,深知和平的不易。周祖光的二儿子周克林1962年9月出生,从小立志长大后要像父亲那样保卫祖国,保卫人民!1980年11月,年满18岁的周克林被父亲送到了部队,第二年8月,在中越边境法卡山战斗中,周克林不幸被敌人子弹击中光荣牺牲,当时年仅19岁。

“当时县里说给我儿子办一个大型的追悼会,我拒绝了他们,我觉得我儿子是为人民为国家牺牲的,是光荣的,不需要特意去办这个追悼会。”每次在外人面前提起二儿子,周老都显露着十分坚定而又骄傲的表情,但在他内心深处,永远是无法抹去的痛。

五里牌村支书唐本中说,周祖光老人一贯保持着革命军人的本色,生活俭朴,在乡里起了很好的模范带头作用。平日里他还为村里不平事评评理,和睦乡邻,有力带动了乡风文明建设。

“我这辈子做过最骄傲的事就是参军入伍、保家卫国,祖国如果需要我,我就时刻准备着!”任凭岁月磨砺,这位白发老人却始终未改坚韧刚强军人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