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版:江华人文专版总第8673期 >2020-09-16编印

梦里江华
刊发日期:2020-09-16 语音阅读:

◇曾冬

桐冲口

时光似乎停留在千年前的一个早晨。

舞动的长鼓早已安歇,篝火早已熄灭。村寨被一声朦胧而亲切的鸟语叫醒。一些咿呀的开门声,从岭南岭北的吊脚楼传来。

青山依旧静静地卧着。缥缈的薄雾是件半透明的纱衣,随意地挂在山腰。

麻江河从起起伏伏的峡谷里淌出来,深情款款地环抱着寨子,不舍离去。

那个浣纱的瑶家妹子,坐在溪边的青石上,望着一朵坠落的野花发呆。风撩起她平平仄仄的心事。她的梦里,是否存放了昨夜的月光和一个骑马的背影?

早起的阳光像一尘不染的露水,从瓦檐上清清地流下来,然后轻轻地摔落在屋前屋后。

远处的田塍上,谁家的母亲轻唤了一声,炊烟就漫过了山脊。

桐冲口,是一首幽美的古诗,隐逸在湘西南最最纯净的角落,让心从此安宁。

我真想拍落一生的风尘,成为一个荷锄的村人,粗茶淡饭,日出而作,日落悠归。让青山白云,陪我慢慢变老。

而哪张开启的柴门,可以收留一颗世俗的灵魂?


涔天河

青箬笠绿蓑衣的渔翁,早已不知去向。只有那只斑驳的小船,还系在岸边,安静地等待着主人。

山峦被一场夜雨洗得更加青翠。风从远处牵来几朵白云,投入了水中。一只不问世事的白鹭,在水边悠闲地照着镜子,而后,又悄无声息地飞进了蓝天,只留下一对模糊的翅膀。

一带清泉翻开大山葱郁的绿衣,从远处的山间落下。隐隐约约的水声,如梦境般回响在山谷中,空灵而幽寂。

闪闪躲躲的阳光,在水面上来来回回地跳跃着,迷惑了一尾过路的小鱼。

今天,涔天河铺在天空下,披着四季的衣裳,如处子般纯净。那些落花的往事,早已随春天流走。此刻,天静,山空,这个初秋的上午,时光终于放慢了匆匆转动的指针。

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都变了!尘世间的纷纷扰扰,被一条河流洗涤得干干净净。

涔天河,虽然我只是个过客,却已愿意做一个渔夫,一生为你停留!


爱情小镇

我来时,风正好从码头上吹过。

而摇橹的瑶家少女,已打着一把薄薄的油纸伞回了家。空气中只旋绕着一曲深情的民歌。

我有些恍惚,以为许多年前的某个午后,一个仗剑天涯的男子,骑一匹白马,醉眼蒙胧,从石板路上走过。但我还是很清晰地看到了你的名字:爱情小镇。

我任衣袂飘扬,让风无所顾忌地在身上围绕。我不知道我在寻找什么。我不知道,我握剑的手,是否温暖得如一缕软软的阳光?

也许,你在等一个人,等了几百年!我站在小镇的溪边,照见自己的容颜已开始苍老,却还是,一天天错过。

撑油纸伞的美人,消失在小巷尽头,成了谁的新娘?码头空寂。唯有起起落落的阳光,撕下了一个又一个等待的日子;唯有风,梳过那丝丝杨柳。

或许此生都无法邂逅!我已不再做那个寻爱的王子,却依然执着地,想要翻开你每一页的青春岁月。

今夜,我会从一朵月光里,闻到你的余香吗?


宝镜古村

院门口,层层叠叠的绿又挤满了一井塘水。一枝大胆的莲,拨开叶片,扬起一张粉红的脸,羞涩地转向了村口——那个背着书包的少年,吟着唐诗的少年,是否已放学回家?

后山上,一泓响泉穿过曲曲折折的空岩,拾走了季节的喧哗。松林深处,谁的十指抚过瑶琴?那些跳动的音符,是一些悠扬的词语,随一阵风跌落在村边的小溪,惊散了几尾天真无邪的鱼。

村外,田野已被蛙声催黄。稻穗们低下头,怀念着阳光和雨水,安静地等待一把幸福的镰刀。

宴社散去,丰收的酒气飘荡在村头院尾。夕阳照着一群微醺的影子,往家的方向踉跄而去。槐荫柳下,谁醉倒在一束月光下,忘记了归路?

一扇花窗亮了,绣楼里,思春的少女,呆呆地望着一盏摇曳的灯火,夜夜夜夜想着心事。

多年后,一匹快马从远方归来,驮回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怀揣皇榜,却依然手握书卷。她从一声乡音里,叫出了他年少时的乳名。

站在宝镜古村,恍如从梦境中醒来。岁月的浮尘已然散尽,我看见满墙的青砖上,镌刻着深深浅浅的时光。



作者简介:

曾冬,湖南新化人,现居长沙,文艺生活杂志社执行副社长。代表作品《唐诗素描》《宋词素描》已发行100多万册,创造了散文诗集销售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