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本版是期:2012年06月11日 > A4 > 新闻内容
  新闻来源:永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2-6-11    

为了人民的一切——记东安“12345”县长热线

东安县委副书记、县长陈宇荣在“12345”受理市民诉求。

“细妹”被“凶”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每次来电话还是照接不误。

  永州网-永州日报讯记者  蒋玉生)

  “拨打12345。”

  这是东安老百姓使用频率较高的一句话。

  “求助12345。”

  这是在东安的外地人使用频率较高的一句话。

  2011年8月16日,东安开通“12345”县长热线,同年底,全省民意调查,东安从上一年的119位上升到56位。

  一条热线凝聚了百姓人心,一条热线树立了地方形象。

“12345,有事找政府”

  “快淹死人啦,政府到底管不管?”

  “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接着就是粗话、脏话。

  家住白牙市镇前进街的胡女士在向“12345”求援的通话中越来越急了。

  2011年9月5日凌晨5时,胡女士不知怎么突然醒了,发现家里进了很多水。原来,当天晚上连降暴雨,她和年老体弱的老母亲被洪水困在家里,整条前进街都泡在水里。开始她打电话向附近的一位朋友求助。她的朋友在睡梦中被叫醒,半迷糊半玩笑地说了一句“12345,有事找政府”。她很快用手机拨通了“12345”。

  “12345”电话从2011年8月16日开通到胡女士求援,只运行了19天。当时值班的是一位20出头的“细妹”,尽管参加了岗前培训,但没亲身经历这样的事。实际上,第一次接到求援电话,她按操作规程已经通知了消防大队前去救援,接着她又通知了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和白牙市镇政府组织救援。谁知处在危险中的胡女士心急如焚,不断地给“12345”打电话,而且一个比一个急,说话一次比一次“凶”,“细妹”被“凶”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每次来电话还是照接不误。

  15分钟后,消防官兵赶到了,胡女士母女救出来了。接着公安局巡警大队赶到了,白牙市镇政府组织救援队也赶到了,很快将受灾群众全部转移到了安全地方。城管局组织人疏通了下水道,到上午9时,县委副书记、县长陈宇荣到前进街察看灾情,洪水已经消退。所到之处,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这次政府处理很及时!”

  “12345,有事找政府。”路牌广告、宣传册子,加上媒体的宣传,老百姓信了这句话,也记住了这句话,这句话不胫而走。

“民生就是政治”

  翻开“12345”的值班日记,记的多是老百姓衣食住行的诉求。

  ——2011年10月,有市民向“12345”反映汽车东站出站口“天晴一身灰,下雨一脚泥”。上午交通局接到交办电话,下午,局长唐导国带领路政大队冒雨施工,将出站路口的浮泥全部铲走,并铺了一层道渣。第二天,“12345”接到市民电话:“这事办得好。”

  ——2011年11月25日,市民反映行政中心大楼左侧公路有大量积水,影响人车出行。“12345”派员现场查看,原来是公路旁绿化带中埋的自来水管破裂渗水。县自来水公司接到“12345”的交办电话,立即组织施工人员将绿化带挖开,对破损的管道进行了修复,并排干了积水。第二天市民的反映是:“这事办得快。”

  ——2012年1月22日是农历除夕,晚上9时许,龙溪花园小区突然停电。用“12345”值班人员的话说,看不到“春晚”节目的市民将电话快打“爆”了。电力公司接到交办电话,发现是小区增容快,电力设备超负荷,立即组织人员轮班抢修,直到第二天下午才修好。小区的市民没及时看到“春晚”,参加抢修的电力职工也没看到。小区市民有遗憾但有不有怨气?反正第二天再也没接到投诉。

  “是不是很麻烦?”记者问县长陈宇荣。

  “麻烦不假,但有很多事也会找来,也是政府应该做的。民生连着民心,民生凝聚人心。民生问题处理好了,就能提升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就能增强向心力和凝聚力。”陈宇荣这样认为。

  省纪委一位领导参加东安“12345”开通仪式时说:“伦敦骚乱事件引发人们深层思考,当地不少居民认为,政府没有与当地青年进行良好沟通是一个重要原因。我们‘珠山事件’,不也是这样吗?”

  这大概就是东安为什么要开通“12345”县长热线的深层原因:沟通增进理解,民生就是政治。

“喝茶” “放假” “回家”

  说到“12345”,经历过到纪委“喝茶”的一位“一把手”对记者说:“没想到规格这样高,领导小组囊括了全县的主要领导;没想到所有的领导就像一个人,找谁都一样;没想到工作流程和电脑程序一样,运行起来改不动。”

  “12345”县长热线领导小组顾问是县委书记谢景林;组长是县委副书记、县长陈宇荣;副组长是县委副书记和几名常委,还有人大副主任、副县长、政协副主席、政府党组成员;领导小组成员是各部门“一把手”。工作流程是:受理、办理、督办、反馈、综合分析、立卷归档;办理分直办、交办、自办;对交办的事跟踪督办。

  2011年8月18日,“12345”向某镇政府下发了交办函,要求在9月2日前回复,可直到9月8日才回复。9月21日,受到通报批评,接着纪委、监察局就请“一把手”“喝茶”。

  2011年8月24日,“12345”向某局下发了交办函,要求在9月2日前回复,这个局拖到9月9日才回复,不仅被通报批评,“一把手”还被纪委找去“喝茶”。

  “12345”成立以来,东安处理了几批这样的单位和“一把手”。 “一把手”们明白:“喝茶”是诫免谈话;两次就是“放假”(停职);三次就要“回家”(辞职)了。一下子把全县所有单位和机构“激活”了,谁也不敢松懈。

  “开始我有三个担心,一是怕群众不满意,二是怕工作人员干不好,三是怕违规干部处理不下。实践证明,问责这条路是对的。”县长陈宇荣这样评价问责制。

“到哪里也没有‘这里’快”

  “到哪里上访也没有‘这里’快,更没‘这里’省事,在东安的土地上,到处都可以打‘12345’”。现在某市场摆摊的阿东很有经验地告诉记者。

  原来阿东曾在菜场摆了一个修铝锅的摊子,城管局认为不能在菜场摆,没收了他的摊子,还要罚款。阿东认为执法不公、收费不规范,先后到长沙、北京上访都没有解决。“12345”开通后,2011年底,阿东到“12345”投诉。2012年1月19日,县长热线办第一次联席会决定:归还没收的东西,责令城管局给阿东安排合适地点经营。

跟“12345”耍心眼更没用

  2011年8月22日,阿亮到县长热线办反映:镇政府不执行法院判决,搞“权比法大”那一套。

   案情简单: 1986年8组农转非5户,19人,其中阿青家6口人转出一人,阿青按规定已将小龙坳山退回了村民小组,小组又分给了阿亮管理使用。到了2008年,阿青将此山租给毛某洗锰,阿亮以山林权属归自己所有为由阻止洗锰。2009年8月3日,镇政府决定归阿亮“管理使用”。

  到了2010年4月9日,镇政府又决定由阿青“承包使用”。2011年阿亮将镇政府告上法院,法院判决撤销镇政府第二次决定,责令镇政府重新作出决定,但镇政府一直拖着不办。

  2011年8月23日,县长热线领导小组研究,给镇政府下发了交办函,限7个工作日落实。9月2日,镇政府回复:“阿亮反映情况属实,镇政府已明确专人办理,现已引导投诉人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法院已经判决还要“引导”?明显是“糊弄”。“12345”立即进行手机短信通报。镇政府很快派人到“12345”“咨询”。没人理会来人的“咨询”,工作人员把案情一“摆”,请“看着办”。来人回去不到两天,镇政府就按法院判决重新作出了决定。

  “12345”县长热线领导小组定期研究解决一批热点、重点、难点问题。据了解,“12345”开通后,越级上访逐月下降,到目前除上访“老户”,其余都已息访。县委县政府还准备分批解决上访老户的问题,还老百姓“幸福东安”。


  东安人越来越爱家乡,遇事可拨“12345”。

  外地人越来越爱东安,有难可求“12345”。

友情连接:永州网
Copyright©2009-2015 永州日报社 ( www.0746news.com)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湘ICP备10004621号 湘公安网备案证书号:4311000100193
新闻:13874617000 广告:13787678763(网站) 地址:永州市冷水滩区湘江东路29号永州日报社内